莆田系医院和百度彻底闹崩,全面决裂

2015年4月5日,莆田系医院和百度的矛盾终于爆发了。莆田健康产业总会宣布暂停与百度在竞价推广方面的合作。随后百度予以反击,打击虚假医疗的决心不会变,不会因为“问题医院”的抱团抵制而放宽要求,更不会与任何一家不合标准的民营医院进行合作。

莆田系-百度

那么,其实有很多朋友看到这里,不禁会产生这种疑惑:莆田系医院是什么?怎么和百度杠上了?

有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的各级各类民营医院1.13万家当中,由福建莆田籍人士经营的民营医院约占到其中的80%左右。

莆田系是什么?

莆田系遍布全国各地,其拥有者都来自于福建省莆田市东庄一带,一个曾经贫穷的小地方。

1979年,一位名叫陈德良的东庄人收了8个徒弟,带着他们游走行医,足迹遍布全国。后来,这8名徒弟中的3人,詹国团、林志忠、陈金秀,以及后来的黄德峰,成就了莆田系的四大家族。而从最初的几个人开始,到如今,6万莆田人,8000多间医疗机构,遍及整个中国。

最初,他们只是替人医治皮肤病、性病的无证游医,在城乡接合部租一个房子,在街边贴小广告,等着患者上门。如今民间公认的莆田系“帮主”、新加坡新屿国际医院管理集团主席詹国团曾自述:“生意好得不得了,那个时候一个国家干部的月工资才30多元,而我们一天能赚上百元,最多的时候甚至有几百元。”

赚得第一桶金后,莆田人开始到公立医院承包科室,都是一些边缘科室,眼鼻咽喉、性病、皮肤病、妇科等,同时投巨资在报纸电视上打广告。詹国团说:“那时候,在电视上登广告,便感觉有了政府的信用做保证,人们便排着队来看病。”

这一时期是莆田系最为野蛮生长的时期,虚假宣传、假药、医疗纠纷频出。

1998年,职业打假人王海盯上莆田系。詹国团的形容是,“王海来了,莆田系一击即溃”。2000年,国务院发布指导意见:政府的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不得与其他组织合作营利性的“科室”、“病区”、“项目”。2004年,承包科室被卫生部列入严打之列。詹国团与一些已完成原始积累的莆田系人,开始移民海外,并在一段时间后摇身一变,成了外商。

由此,莆田系进入了第三个发展阶段。他们买下整座医院,或者自己成立医疗机构,从皮肤病、性病,到牙科、妇产科、整形美容的专科医院。其中一部分日渐进化为口碑良好、高端品牌的连锁医疗机构,一些大型三甲医院甚至获得了JCI认证(世界公认的医疗服务最高标准认证),得到主流资本的注资。

时代周报曾在2009年详细调查莆田系的四大家族:詹国团系、陈金秀系、黄德峰系、林志忠系。四大家族的医疗集团下辖几千家类型不同的医疗机构,那些熟悉的名字包括:博爱系、仁爱系、远大心胸、华美整形、曙光系。从不同的医疗机构,延伸至药品、医疗器械制造等医疗领域的上游,俨然庞然大物,占据了中国民营医疗机构的8成市场份额。

抱团转型

随着莆田系的做大,国家政策的变化给了其助推力,让其得以逐渐摆脱过去的尴尬身份与原罪。

2009年,“新医改”出台《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2013年,国发40号文件《国务院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再及2014年“两会”,国家卫计委主任提出“四个放宽,一个简化”,4月初,国家发改委等三部门提出“放开非公立医院医疗服务价格”,为民营医院价格松绑。

走上更为体面的台面的莆田系开始获得承认。一个标志事件是,2013年,华夏医疗集团有限公司(香港联交所上市公司)董事局主席、莆田(中国)健康总会名誉会长翁国亮与刘永好、冯仑等人共同倡议组建了中国医药保健联盟。到了2014年春天,他们甚至获得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的接见。

莆田系成为不容忽视的民营医疗经济力量。福建省政府也希望这股经济力量回流福建,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

2014年6月28日,在福建省政府和莆田市政府的组织下,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成立,并举办了盛大的成立典礼。典礼规格之高让人咂舌,除了6万多在全国各地从事医疗行业的莆田老板外,还有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庄聪生、福建省副省长李红、原莆田市市委书记梁建勇,甚至还邀请了瑞士健康局局长Sue Puttalaz等外宾。当天的晚会则邀请了当时的著名主持人芮成钢、李密担任主持。可谓盛况空前。

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之下,是遍布全国的分会。这些分会组织严密,定期举行会议,个别分会如海南分会和湖南分会,还形成单个地区的莆田系统一的财务报告。一个地区的莆田系抱团发展被当成一个议题。

同时,一个名为“福建健康产业园”的医疗产业园也在规划筹建之中。按照福建省政府的规划,这个产业园占地3000亩,将引流莆田系资金与技术回流,打造全国最大的药品、医疗器械制造基地。按照规划,到2020年,这个医疗产业基地产值将达到100亿元。

这一切表明,莆田系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转型。

而抱团转型的莆田系,认为自己拥有了与百度重新谈判的权利。

交恶百度

每年,莆田系在百度上投入推广费用达百亿元之巨。

2013年底,莆田市委书记梁建勇曾公开表示:“百度2013年的广告总量260亿元,莆田的民营医院在百度上就做了120亿元广告,几乎占百度广告收入的一半。”

莆田系四大家族之一詹氏的家族成员詹建成对时代周报记者说:“百度是强势的,他们制定规则,进行定价,一直以来,弱势的莆田系只能接受,我们经营收入的5成都给了百度,而且还受到他们的随意整顿,现在是改变的时候了。”

于是,在4月1日那份名为《关于停止所有有偿网络推广的通知》中,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号召全体会员:

因为网络竞价的规则,导致行业面临严重问题,很多医疗机构几乎为互联网公司打工,由此总会决议,号召全体乡亲下定决心……所有会员单位自2015年4月1日起停止所有有偿网络推广活动……下定决心,不惜代价,要求全体会员务必遵守。不管是不是会员单位,是不是莆田系医院,总会将发动所有力量进行攻击,并在总部内部进行通报。一旦百度报复性地关闭带头企业的账户,总会将“发动所有力量统一关闭账户,停止合作”。

草莽气息尽显。

但百度同样强势。百度方面相关人士回应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称:仍会肃清网络环境,驱逐害群之马,为打造安心放心搜索,建立长期、健康、有序发展的医疗生态。

当然,百度也注意不得罪整个莆田系:一边清违规,一边加强与优秀医院的合作,“为优秀民营医疗企业提供更多资源,佳美口腔、民众体检一些更注重服务品质的民营医院在百度推广体系中越发获得巨大收益”。前述百度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称,和百度博弈的,并不是一个个莆田系民营医疗实体,而是代表几家、甚至几十家医疗机构的“医疗投机集团”,“这些集团要求与百度谈下一个整体框架协议,然后按照自身内部分配原则分配网络推广资源”。

过去多年来,莆田系与百度各取所需,不料一日交恶。

事实上,过去几年,百度在医疗推广中赚足了钱,也赚足了骂名。如今,时代走到了“互联网+”的路口,在线医疗服务方面,逐渐出现了阿里巴巴、腾讯等强势入侵者,同时还有好大夫在线、健康之路、春雨医生等移动客户端产品。这些新型从线上到线下的医疗服务体系,信息更开放、更透明,与百度之前搜索端强势地将医疗机构推到消费者面前的方式完全不同。

入侵者开始抢占百度原有的市场,受到威胁的百度明白,它已经很难再像以前一样赚钱了,它也必须改变。所以,百度开始了自身的“医疗服务闭环”的布局:以搜索引擎广告为核心的线上推广平台,同时,以百科、贴吧、健康频道等为核心的线上服务平台,覆盖资讯、免费咨询、预约挂号等服务,以“百度医生”APP等为代表的移动端医患双选平台,从医患双方建立其全新服务模式。百度的改变有点迫不得已,而其“医疗服务闭环”的布局,使得一些仍处在低端发展阶段的莆田系医疗机构成了被牺牲的对象。

过去的一年中,百度“2014年信息审核共拒绝医疗机构客户26648次,涉及客户数为13019个”,并非常强硬地回应了莆田系的发难。

莆田系也嗅到了这种被抛弃的危险气息,决定与百度放手一搏。

“互联网+”时代

蹊跷的是,这份署名为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的通知并没有盖章。

时代周报记者致电莆田总会办公室主任林春金,但他拒绝作出回应。

从莆田系高层的微信中流出了更多信息。据国家卫计委下属《健康报》报道,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会长、博爱医疗集团董事长林志忠在一个内部微信群中说:“百度对莆田系医疗产业的初期发展是有帮助的,事情发展到今天,只能怪咱们自己。企业和人一样,会得寸进尺。……百度总感觉到莆田系医疗利润很高,它怎么能知道咱们许多医疗集团己山穷水尽。行业发展因百度的成本这么高,已非常严重地恶性循环。”

林志忠的语句中带着一点愤懑。

詹建成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我没有收到通知,但这几天都在关注,听闻4月4日在莆田有一个会议,家族里的领导人物会回去参加,大家在会议上商讨后再决定事情如何处理,我们要怎么做,也将看总会与百度方面的谈判结果。”

莆田系走到了发展途中的又一个路口。4月4日在莆田总部召开的高层会议将决定它未来的走向。

“帮主”詹国团在自述中回忆起2000年莆田系受国家卫生部整顿时说:“没有王海来打击我,我也拿不到新加坡的PR(永久居留),不会去建新安国际医院。从现在来看,我应该感谢王海。”

新安国际医院位于浙江嘉兴,是莆田系所建的第一个国内三甲医院,2005年动工,2009年开业,投资10亿元,詹国团将至今仍在亏损的新安国际医院看做是“自己一生最大的事业,赚够了钱之后留传后世的东西”。同时,詹国团将2000年受到国家整顿视作莆田系的一个重大转折,在那之后,莆田系开始自建医院,并涌现了许多有名的连锁经营品牌。

而今,又到了同样的一个转折。

 

曾在莆田系医疗机构艺星整形从事资本运作的郑先生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莆田系8000多家医疗机构,良莠不齐,有新安国际这样的三甲医院,有安琪儿妇科等口碑良好的连锁医疗机构,也有多不规范的小机构,没必要捆绑在一起,如今到了“互联网+时代”,信息更透明化,靠过去的广告推广,信息不对称赚快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莆田系要获得更大发展必须转型。

事实上,在许多人看来,莆田系内部也并非铁板一块。

在东庄,到处可见豪华的6层楼高别墅,有的甚至设有电梯,但除了春节外,这些豪华别墅常年无人入住。一名莆田系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很多人已经不太愿意回到莆田,尤其是二代、三代,有时候我们在外面,甚至淡化自己的莆田人身份,时代已经变了。”

而陈德良,这位莆田系德高望重的祖师爷,带着一群徒弟闯荡江湖多年之后,回到莆田叶落归根。他被推举为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终身荣誉会长。只是,如今的他早已不问世间事,每日守着离家不远处的妈祖庙。

更多阅读——-互联网黑市分析:百度竞价单页

本文固定链接: http://www.wkboke.com/putianxi-baidu/ | 小王博客

该日志由 王珂 于2015年04月07日发表在 网络科技 分类下, 你可以发表评论,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莆田系医院和百度彻底闹崩,全面决裂 | 小王博客
关键字: ,

发表评论

快捷键:Ctrl+Enter

大家赞助